非正常男男关系(7-9)

发布时间:2010-08-25 来源:浙江同志 点击:35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7.君子协定

我曾经试着去探寻我成为一个同志的根源,并跟不少朋友探讨过。我很遗憾自己没长个爱迪生的脑袋,费劲了脑细胞,才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要不怎么着也得找千八百个吧。
“由于父母感情不和经常吵架直到离婚,我因此是在一个没有安全感的氛围中长大的,所以渴望着更可靠的感情世界,而我同时对男女感情感到失望,所以就混到男男感情上来了。”
这算是理由吗?难道不算吗?算吗?不算吗?算就算吧!
也许不算吧。
但我从来没去设想过我会娶一个女人过别人眼里的正常的夫妻生活,再生个孩子,孩子再结婚生个孩子,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内心里对那种生活有所恐惧和躲避。
我问过Perra他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喜欢上男人。他想了半天说:“真的很奇怪。我也从来没对别人有对你这样的好感,我也没喜欢过别人。却在第一眼就爱上了你并且被你迷住了,还花了很多心机去接近你认识你了解你,让你在我父母出国度假的时候来陪我,还有……”
“还有,你勾引我!”我接上这么一句!
心里有点忿忿不平,有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耻辱感。
“那你也是心甘情愿的啊!”他撅嘴低眼做天真无辜少儿状。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心甘情愿的。心甘情愿地喜欢你,爱你,满足你的一切无理要求。”我说:“其实很有几个女孩子喜欢过我啊!比如我们班那某某某,隔壁班那个某某,你们班的那个某某某。”
“我更多啦!加起来至少也得一个师了吧!”他又开始吹上了,不由我不嗤之以鼻。

但真得有个女生很疯狂地追他了。某某届某某系五班的,胡雪。
第二天他回来时,扬着一封信嘿嘿地笑:“求爱信啊!你看不看?”一边还拍着自己的脸蛋儿:“怎么样,实力在这儿摆着呢!”
我以为他骗我呢,说谁稀罕啊,说不定是哪个老太婆寄错了吧!但当他念道:“朱:这样称呼你有点不好意思,但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收到这封信你也许会有些意外。但我希望你会觉得很高兴。当我在网球场看到你那矫健的身形时,我那颗少女之心跳得很厉害。我知道你没有女朋友,我希望我们可以谈一谈……”念到这儿我差点疯了,一把夺过来我说:“谁他妈这么不要脸?勾引有夫之夫啊!”
“胡雪,某某系系花呢。”猪在一边自鸣得意洋洋傻笑。
看完那封信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初我看到男生写情书时只是觉得酸牙,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女人也可以写那么肉麻酥酥的情书。那女生全校没人不认识,大冬天也穿一超短裙肉色袜套头衫,摇头摆尾地在校园里晃来晃去的,据说入校三年已经换了十八个男朋友了。
我说:“猪,我今晚上给你做鸡皮疙瘩汤喝吧!”
他立马干呕起来说你恶心不恶心啊!
我说恶心的是你,这样的情书也给我看,麻死我了!
那是你抢着看的!

“打算怎么着?跟她约会不?”吃饭时我开始怂恿他,“说不定一个女人更适合你。”
“你真这么想啊?”他扒着饭抬眼皮瞅瞅我。
我说:“是呀,我希望你更幸福。”
这猪头把筷子往碗上一扣,啪地一声吓我一跳,他说:“你什么意思呀你。你要是不爱我了就明说啊你,你,你,你……你爱不爱我啊你!”
我憋着气不笑,我说:“我爱你,但也不能阻止别人爱你呀!也不阻止你去爱别人啊,你可以爱一个女人我不反对,就是不能爱别的女人!”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这人小心眼的很,总想知道我是不是佩罗的唯一。我总在预测以后会发生什么,将发生什么。“你的那个他会不会娶一个女人结婚?”这是许多朋友都疑虑的问题吧?好了,向我学习,不要怕,想问就说出口。
他很惊讶地看着我,好像我说出这话来多不可思议是的,我很耐心地等他说话。他居然嘿嘿一笑,然后跑书房里扯出一张纸一支笔来:“楚童,我们立个君子协定吧。”
这会轮到我惊讶了,我说:“什么?协定?”心想这家伙不是要把我卖给钻石王老五吧,我可不是杜十娘啊,又不是你们家的。
他却拿起笔就唰唰唰地写字儿,完了郑重其事往我眼前一推。
拿起来一看我差点没昏过去,上书68个大字:“我,朱佩罗,今生今世对楚童忠心不二始终如一!若有背信弃义始乱终弃红杏出墙之事体,必天打五雷轰出门遭车撞吃饭被饭噎喝水被水呛走路跌跟头拉屎得便秘!”后书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
你说这叫什么君子协定,明明是小人大放厥词啊!这家伙说话也太狠了。早晚你要真负了我,你还活不活了?也罢,有苦同享有难同当有罪同受,我抓起笔,也照着他的样在下边续道:“我,楚童,今生今世对朱佩罗忠心不二始终如一,若有背信弃义始乱终弃红杏出墙之事体,必天打五雷轰出门遭车撞吃饭被饭噎喝水被水呛走路跌跟头拉屎得便秘!”再书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
完了两个人还互相拥抱了一会,很感动很煽情。
拥抱着拥抱着就从感动升华到冲动了,战斗就此拉开帷幕,地板因此哆嗦了半天。
少儿不宜,十六岁以下的都闭眼!
两个人从餐厅战到客厅从客厅战到卧室,从地板战到床上,活像两条疯狗撕咬纠缠。
终于,他抬起头来,气喘吁吁地说:“我不会找别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除非你,你不再爱我。我发——”
我用一微秒来拿嘴堵住他的嘴,防止他再发什么狗屁誓。

大丈夫言而有信才能立于世。
还好,直到现在,我们谁也没再谈过女朋友。
事后,他把那张纸郑重其事的裱在一个相框里,没人就挂在书房,来人就放在书橱;就像我们的一张大照片是的,没人就摆在床头,来人就掖在被子里。
他说这是红纱帐底卧鸳鸯。我想,这要真是鸳鸯,也得闷死几百对了。

8.不正当男男关系

我大二时,他大三;他大四时,我才大三。这可不是绕口令!这意味着他比我早一年毕业,而我不知道我们会有个什么样的结果。
我得承认我其实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尽管脸面上风平浪静波涛不起,内心却可能正在翻江蹈海怒涛汹涌的。形容地贴切点,就是脸我是脸上对你笑滋滋的心里恨不得拿刀阉了你的那种人!
他会怎么样?会不会离开这个城市?会不会离开我?他会不会出国?
这些问题,这些不可预料的问题,都成了压在我心头无法排解的石头!你不要以为那是金刚石啊!要金刚石还好了呢。

每天一睁眼看到那个家伙躺在你的身边,就是一种巨大无比的幸福感,幸福到不想起床,任凭膀胱胀得跟汽球是的。
处得久了,我更坚信我爱他他也爱我,所以我们才觉得幸福。
没有一个傻瓜会舍弃这种幸福。
我们挺合得来,极度臭味相投那种,螺丝碰上螺母的劲,越拧越紧。
在一起这么久,很少有吵架或红脸的时候。他个性有点外向,我则有点偏内向,特别互补。虽然彼此有很多不同的爱好兴趣,他却很能容让我,我也会谅解他。有什么问题和矛盾,都能很坦白的说出来,然后一起分析着解决。这么多年来,这种沟通模式从来没变过,也从来没有厌倦过。我甚至想到等我们脸都老了,手脚都不能动了,阴茎不能勃起了,对彼此也还将一样坦诚。

他的父母来看过他好几次,我也终于一睹仙颜。跟相片上一样,保养的特好的一对夫妻,四十八还像二十八是的,有良好的修养和言谈举止,表情庄重威严。他们每一次探亲都吓得我们慌慌张张的,前一晚要把两个人各自的内裤袜子衣服分开,把相片合影啥的该藏的都藏起来该装的装起来,然后分屋分床而睡,跟医生做高危手术是的精细;用现在的话说,装得比处女都处女。
他父母对人不温不火,是那种很理性、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不像我妈是的那么有亲切感。我相当害怕这种人,所以后来每当他们来,我都会跑回学校去住;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我!
直到现在,我还是轻易不见他父亲。接下来发生过太多的事情,使得我不能释怀。别说我记仇,发生在你身上你早恼了。
但是内心里我也很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们更成熟,更相爱。还有,要不是他们生出这头猪来,我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吗?

都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痛苦的人却各有各的痛苦。那么好了,我不说自己的幸福了,省得你嫉妒。
跳过去跳过去。
嗯呀,时间过得真快啊。眨眨眼就又是一年。大二这一年相安无事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暑假后他已经大四了,他已经面临实习和以后的分配了。他吞吞吐吐地说他的父母已经决定要让他出国,读什么MBA。要我现在一听MBA保准火大,你读博读研我都不反对,读什么不好偏偏读MB,还要得个A!
可那会我没说话。我们都知道,两个狗男男要面对的问题潜水艇是的开始浮现,或许不只这一个,而是一个个,一连串的,穿冰糖葫芦一样多。
我不可能跟他出国,因为我才大三,没有足够的理由和能力。
面对这份感情和现状,我有压力,他也有压力。他说他会说服父母,不出国,而选择留在北京,读研究生。
但我们没想到,更大的压力接踵而来。

还有三个月他就面临毕业了,哎呀,毕业就是树倒猢狲散的简称呀。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着学习着。

回到家时,嬉嬉哈哈地开了门,他还说:“亲爱的,今天玩得好高兴啊,来,亲一个。”我笑着回答:“亲哪儿呀?上边还是下边?”他说:“一个也跑不了,都亲。”
摁开客厅灯时,发现有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吓得我一哆嗦。他的父母都沉着脸,摸着黑,坐在那儿看着我们。
守株待兔,一个也跑不了啊一个也跑不了。
其实,我早有预感,他们早就察觉到了什么,而他们一直在等着一个时机来做个了结。我们只是一对被人玩弄于股掌的羔羊,面对着挥砍下来的屠刀不知所措。
我们一下就懵了,或者说,是傻了。
有点揣揣不安,有点不知所措。
他装着很惊喜的样子扑过去:“爸,妈,你们怎么来了?神仙啊!一眨眼就出现了!我好想你们啊!”
我却讪讪着打声招呼,扭身朝徒有虚名的我的那个房间走去。
他爸却推开他,一本正经地说:“朱佩罗,站起来……还有……楚童,你也过来。”
然后推扯着我们说:“来来来,来看看这是什么。”
我脑袋嗡地一下,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证据很明显:衣柜里混在一起的分不出是我的还是他的衣服;脏衣箱里堆在一起的脏袜子和内裤;床头相框里两个人勾肩达背抱在一块的相片;无不显示着狼狈为奸的事实。
“如果只有这些还可以理解,可能说得过去,都是他的或都是你的。这相片也不算什么。那这个床上两个的枕头和一铺一盖的被子算什么?那屋里床上空无一物又说明什么!也罢,这也不算什么!还有,这个,这又是什么!”语气越说越严厉,表情也随之变化,朱父气极败坏,最后他指着一样地上一堆东西时手指都有点不由自主的哆嗦。我心想:您悠着点,万一有高血压心脏病啥的怎么办。
那是我们的协定,我和佩罗写下的不相忘不相欺不相负的誓言:我,朱佩罗(楚童),今生今世对楚童(朱佩罗)忠心不二始终如一,若有背信弃义始乱终弃红杏出墙之事体,必天打五雷轰出门遭车撞吃饭被饭噎喝水被水呛走路跌跟头拉屎得便秘!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

完喽,完喽,真完喽!
朱妈妈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庄重无比地抹眼泪;估计当刘雪华第二,演演琼瑶阿姨的电视剧没啥问题。
“不要以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做的什么好事我们早就知道了!”他爸尤自叫嚣着。
吏呼一何怒,民呼一何苦!一切都曝露了,我们就这么被剥光了赤裸无遮。在这一瞬间我觉得我就要失去他了,我突然很想伸出手去拉拉他的手,也许这将是世纪末最辉煌的握手!我发现他也在看我,苦笑着,眼里是一种无奈的坚定,他的手慢慢伸过来。我笑笑:心有灵犀一点通呀。
“干什么!你们!”两只手还没有握到一块,他爸爸一个五指山抡过来,啪的一下,他挨了一下。啪的又一下,我也挨了一下。劲够大的!真是老当益壮啊!棒打鸳鸯散啊!
他没哭,我也没哭。我们常说,董存瑞舍身顶炸包,刘胡兰含笑上铡刀,邱少云不怕烈火烧,江山代有英雄出,好儿女,叫爹叫娘不叫苦,流血流汗不流泪!
从小到大,我没挨过什么打,我知道我不是什么玻璃樽水晶杯,一巴掌就能被拍得稀哩哗啦的。
好在他说了句公道话:他怔怔地看着他爸:“你有什么权力打他?”
他爸愣了一愣,也许是想象不出他能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抡起巴掌,啪地又一声清脆无比:“我没权力打他,那我总有权力打你吧!”扬起手啪啦啪啦又是几下,还真拿他的脸练铁砂掌啊!有人坐不住了,他妈扑过来拼命拉住他爸,说你冷静点冷静点行不行,打人能解决问题吗?

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都形于色了,世界末日也就来了。
世界末日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在我身边。
他没有反抗,我也没有反击,他抓起我的手跟我肩并肩站着,眼里晶光闪烁:“是的,你可以打我。但是,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在一起,没什么错!”
我感觉得到他的坚决如铁,他抓住我的手是那么紧,我甚至需要用力回握以防骨折。
他爸爸捞起坐垫劈头盖脸就朝我们打来,捞起书就朝我们打来,捞起水杯就朝我们扔来,好在客厅里没有日本军刀没有美国SGG型冲锋枪,要不我们这对狗男男得当场变成喋血鸳鸯,明天报上头道会写:“绝情父持枪猛扫射,狗男男含笑上刑场!”

不躲,也不逃。
无处可躲,也无处可逃。
要能逃,我们早就逃开这段情缘,逃开彼此的眼神和怀抱,逃开彼此的手掌和内心了。但是,早若逃得开,会有那些幸福和快乐吗?会有现在的让我们痛苦无比的爱恨牵扯吗?
什么也不会有,就像相逢一笑的两个路人,像个梦是的滑过去,顶多留下几丝香氛余味和怅然;过几日,甚至连这怅然也将没有。
那将是如何的遗憾?
而现在,我们之间,三生石上必早早刻好这一世的缘份,必定写有“他爱我,我爱他”的字偈。命中无形的情丝爱线缠在我们的腿踝,心头,和彼此的眼里。扯不开,拉不断,丝丝缕缕,坚韧无比。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依然耿耿不能忘怀。
不是不想忘,是忘不了。
有些伤害,刻骨铭心。
时光也洗磨不掉。
隔了百年,依然可以看到泪的痕迹和血的颜色。
到底是当时年幼无知哦,年幼无知。
防了再防,也终不过是防不胜防。
也许注定要接受分离的命运,再多努力也无济于事。
打累了,骂够了。朱爸爸站在那儿喘粗气。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居然又笑了,泪眼婆娑地笑了。他的头上脸上还挂贴着几片茶叶,没听说用茶叶做面膜的啊!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茶水,巴掌印很明显,腮部有点肿,嘴角还流着一丝血,跟武侠片里演的一样,额头还有块瘀青。
我掏出手绢抬手帮他把血迹和水迹都擦掉,我相信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还好,我们的手还牵在一块,任他爸刚才又扯又拽依旧没有分开。
他爸喘了一会气,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办?”
……沉默,我们无话可说。
“要么立即分手,要么都给我滚!”
我们对望了一眼,然后拉着手就往外走。
他妈妈扑过来堵在门前,说:“老朱!你冷静点!”
朱父愣了愣,慢慢坐下来,慢慢开口,慢慢地说:“楚童,你可要想清楚了……跟他这样下去,会害了他一辈子,也会害你一辈子。他就要毕业了,我跟你们校长很熟,过两天我就安排他去美国。而你呢,才上大三,对吧?嗯,还没毕业……这事要传出去,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你说是吧?即使你不怕这个。还有,要是我告诉你的父母他们会怎么样?……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至于因为这事而毁了两家人吧。”
感觉到他的手一哆嗦,我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手心有汗手脚发颤心也颤头晕眼花。是不是肾虚的表现?朱爸爸真厉害,一定当过警察,知道审讯犯人要找软弱处做突破点啊!呵,一针一个眼,一脚一个坑,痛,真痛!狠,真狠!
这样的后果,这样的结果……我们俩个,谁能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们是坚决不同意你们这个样子!……你们,你们这算什么事啊!禽兽不如啊!”他猛站起来又坐下去,哆哆嗦嗦点着一支烟,抽了两口,继续自己的咒骂和数落。
我的心也开始哆嗦起来。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与他的手分开了。我突然觉得很绝望。
他走到他爸的面前,说:“爸爸,我求你不要这样。”扑嗵一下,他居然跪下了,“我求您不要这样做,您这样会害了他一辈子的!您忍心这么做吗?”
朱父明显很吃惊,看着自己儿子跪在自己的面前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不知道,但他似乎并没有动心,他只是掐灭了烟,稳稳地坐在那里:“难道他这样就不会害你一辈子吗?”
唉……原来,都是我的错。也是,在他眼里,我算什么?他以为我在害他儿子,我们不过在胡搞男男关系。
而我呢?我真得是在害他吗?谁他妈又把我害成这样呢?
“不,爸爸,”佩罗带着哭腔说,“这不管他的事,是我愿意的,都是我做的。是我喜欢他,是我引诱他。都是我的错,要怪也只能怪我一个人。跟他没关系!你要我怎么做,我都答应,只要你别……”
心猛地一痛,抽搐了一下。你何必自己都负了所有的责任,我也喜欢你,我心甘情愿。他还能要你怎么做;他要你离开我,要我离开你;仅此而已。

老头子气得一哆嗦,一拍桌案,玻璃茶几应声而碎。吓醒了七八户人家,惊跑了五六只猫,吓哭了三四个孩子,震醒了两个人,他妈妈尖叫了一声。
他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啊!你们说,你们想怎么样,说出来我听听!”
他想听什么?我知道。我慢慢地毫无表情地走过去,我拉起朱佩罗说你别跪为了我不值得。我转脸对着朱父,我掏掏衣兜,放心,没有凶器!我掏出钥匙放在沙发上,我说:“您别生气,也别打骂他了。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转身我拣起掉在地上的背包,扭头看了佩罗一眼,我看到我爱的人一脸诧异。我对他笑笑,我说我该走了。
是的,我该走了,该走了。猪啊,你还不明白吗?这样的爱,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奢侈,是梦里花水中月,是烟云雾霭空中楼阁。我不想走,但我留下,只会给你更大的伤害,甚至害得你连家都没有了。我不怕他把我披露出去,但你以后该怎么面对他们,面对生活?
“不——,楚童!你不能走!”从客厅到房门有八步的距离,背后的他突然喊了我这么一声,差点让我撕心裂肺。
我听到朱父一声断呵:“朱佩罗你给我站住,让他走!”
再回头看一眼,我看到他在他父亲的手里挣扎着向我伸手。我怔住了。我看到他眼里那种神情,绝望,伤心,无助,无奈和挣扎。
他的妈妈推着我,开了门,说:“你走吧,快走吧,不要再见他了。”
然后门砰地关掉。他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楼道里太黑了!昨晚楼道灯就坏了,我还没换新的呢。

我在门外站着,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我听到门里边有杂乱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然后悄无声息。
这防盗门的隔音效果也真他妈好啊!他们说了什么我一句没听清。
慢慢走下楼,一步两步三步,天下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电闪雷鸣的。漫天的雨,无情的水;无情的水,有情的他,都在这个夜晚被淋得乱七八糟的。
门里门外,楼上楼下,两重天呢!
唉,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见了……

9.天天想你

那天,跟朋友们一块在家看《天下无贼》,听到杨坤唱的插曲:“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春天,记得那一天,带着想你的日夜期盼,迫切地不知道何时再相见,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见面……那一天,那一天我丢掉了你,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那一天那一天留在我心里已烙上了印,永远无法抹去,生命在故意和我周旋,给你一个难忘的瞬间,却不能让他继续永远……”当场我不由自主,泪流满面,自己还没觉得呢就被人取笑了。朋友们像看到外星人是的揶揄我:“哟,啧啧,瞧你丫一写喜剧的料,看到你文字就能让人达到性高潮。没想到你也会哭啊!”当时我特别丢脸吧却还特别欣慰,就像人家夸我的女儿长得漂亮一样欣慰啊。你想想,谁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也讨别人喜欢啊!
我说:“他妈的,谁说我不会哭了,我不能哭咋地?”
他们都说:“瞧你跟佩罗的生活这么快乐,这么幸福!还哭个屁啊。那我们这些光棍不得哭死啊!”
我笑笑,跟朱佩罗抱在一块他说:“乖乖,不哭,咱不理他们。”
其实,呵,生活呀,那有那么多快乐和幸福。有爱,就有恨,有晴天,就一定有阴雨有风霜雨雪。经历之后才会知道,那些幸福,更值得我们去珍惜,更值得讴歌。

当我写到这儿,我通过桌面的小镜子看着听着音乐,摇头晃脑的佩罗,我觉得我很爱很爱他,爱得要死,我不能没有他。
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可以不理会他所有的毛病,不理会他发臭的脚丫子,不理会他懒得饭后连碗也不想涮,不理会他不懂得浪漫,不理会他半夜睡不着还要把你叫起来闹!
与爱相比,这些算什么呀?一座泰山和一根牛毛,太不值一提了。

在病床上,我收到一封信,还有一个小包裹,信是佩罗班的一个女生托同学捎给我的,包裹是我们辅导员给我的,他说有个女的托他转交给我。辅导员看着我鼻青脸肿发高烧的样子叹了口气,我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之一。他想像不出我会惹事生非,并且会被打成这样。当然,我没告诉他原因,他也没深问。
信,是佩罗写的,我熟悉的字迹。

童童:
童童,我的爱。你还好吗?????
电话线被扯断了,除了写信,我没有其它方式来倾吐心思。。。。可拿起笔时,除了思念和眼泪,我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去说,我甚至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真得会到达你的手里。。。。。
你还好吗?你不在我身边,我觉得很无助很无助。
那天,当你被推出门的时候,我痛苦的想到了去死,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可是,我却没有陪你一块走,甚至不能送送你。
我的心真的很痛,痛得要死。但我还想我们还要好好的活着,我还要好好地爱你。
也许你走是明智的。当时我不能理解,觉得你不够爱我。但,当我站在我的窗前,看到你在很久后才从雨里慢慢走出去,还看了看我的窗子。我知道,你不是爱我,你是太在乎我。当时,你一定想了很多,为我,不,为我们。
我拿了把伞冲出去追你。但又被爸爸拦住了。。。他力气比我大啊。
我又挨打了。
不过,内心的痛疼更让我难以忍受。
童童,记得,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童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记住,我爱你,永远都爱你!我永不言放弃!除非,除非我亲口听你说你不再爱我。
那样,我才会死心。。。。但我知道,你爱我,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对吗?
童童,我爱你,所以,我不会伤害你,更不想你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你明白吗?
我知道我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不懂得我们的爱情,他只是一个商人,他不会理解我们。
也正因为他是我父亲,我知道他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我真怕他真得会害了你,我怕看到你的学业和一生就这么给毁了。。。。所以,我现在妥协了。你不会恨我吧?
童童,如果有错,全是我一个人的错。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暂时不会见你,也不可能见到你。他已经帮我安排好去美国的事,迫于他的威胁,明天,我就要跟他们回Q市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也许不久就会出国。。。。童童,可能我会离开你一段时间。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啊。。。。。
我很痛苦。。。。不想走,却非走不可。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知道你也一定很痛苦,你外表一直很坚强,而你的内心却很善良,很柔弱,像块暖玉一般。我宁愿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痛苦,背负你所有的痛苦。
明年你才能毕业。我不知道这一年里你会怎么样,但我要求你,也许我没有资格来要求你,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你自己,安心学完这一年。为了我,也为了你。
我会等着你,永远等着你。。。在海的那一边,在一个陌生的安全的地方,等我的童童来到我的身边,去缔造我们自己的空间。
童童,我真想此刻你就在我怀里。你知道吗,很多个夜里,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我会爬起来看着你睡觉的样子,觉得自己总也看不够。你这么美,这么可爱。。我真想我们一分一秒也不分离。可是。。。。

我已经两天没吃什么东西了,身上没什么力气。但是爸爸铁了心,连公司业务都不管了,就坐在门外守着我。妈妈不时会敲门来看看,让我吃东西,也许是怕我会自杀吧,呵呵。。。。。
现在她又在敲门了。已经敲了好一会了,爸爸在外边喊我再不开门就踹门了。
只能写到这儿了,童童。。。。

信,就写到这儿。纸面皱巴巴的,是被水打湿的痕迹。我已经心痛的不能自已,闭上眼,躺在我的床上,捂着嘴,泪满满面。

那个包裹,是一个小盒子。初始我怀疑是什么炸弹装置,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边有一张字条,一千块钱和一串钥匙。
字条上写着:
孩子,我是佩罗的妈妈。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罗罗已经把你们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我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孩子。可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我无法接受。其实一年前我们就有所发觉,但当时我们想,你们顶多就是对好朋友,不应该有什么,可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唉,要是你们有一个是女孩子有多好。可现在……
只要你们分手,阿姨也不想再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你们,都应该过一种正常的生活!去正常的交女朋友,结婚,生孩子!
罗罗答应我们,不久就会出国。你们不可能再有机会见面了。
忘了他吧,别再纠缠他,别再联系他,别再打搅他了,你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算阿姨和叔叔求你!!!
这串钥匙,你拿着用吧。房子里还有你不少东西。你可以继续住在这儿,这所房子就归你了!阿姨和叔叔什么也不要了,只求你以后不要再找他!好吗?算是一个母亲求你了。

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学校的。只记得所有的宿舍都关灯了,看宿舍的大爷被我吵醒时很生气,他老眼昏花没认出我来,看我一身狼狈吓了一跳,隔着铁栅栏门问:“你哪个宿舍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你的学生证呢?身份证也是。”
但我什么证件也没带,我最后说我叫楚童,201的。你打个电话让宿舍下来个人接我吧。
陆羽琪下来的,目瞪口呆看着我说:你怎么了怎么了。
一宿舍人看到我那样差点炸了锅,都围着我问我是被谁打的,一个个摩拳擦掌的说楚童你说出来,我们去教训丫的。
我没回答,笑了笑,往自己的床上一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幸好我床上还有被子枕头,我为了中午偶尔回来睡一觉而备留的,没想到现在用上派场了。
第二天早晨我就起不了床了,发烧说胡话。
那么大的雨,淋了一路,又是走回来的。我都庆幸自己没被夜车撞死,要撞死了,我还能再看到我的猪猡吗?
虽然再次见到已经是两年后。呵呵,两年啊,两年。
两年中发生多少故事呀。闭上眼,觉得特别累,都不想再说起了。

后来,我知道,佩罗跟他爸爸说找班里的同学有事。然后打电话请了他最好的女同学胡茵过去,在楼下请她把信捎给我。胡茵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在那一年里给了我很多安慰。她说她暗恋了猪头很久,但最后他坦言告诉她他喜欢我,她跟我一比较反而觉得自惭形秽,觉得我们俩在一起确实挺般配。对我们的遭遇特别同情。用现在的话来说,胡茵就是一个同人女,现在还经常混在网上看同人小说呢,成天被感动的哭鼻子抹眼泪的。
那个小包裹,是他的妈妈找辅导员转送的。辅导员说是我妈妈的一个同事捎来的,她还问了问我的情况。听说我没事,就是感冒发烧了还叹了口气。留下这个包裹就走了。说实话,当时我所有的钱和证件还有课本什么的都在那房子里,要不是这串钥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取回来。
我还一直都很感激我的舍友们,他们没有问我为什么回宿舍来睡。没让我尴尬也没让我难受,很精心的照顾我,尤其是陆羽琪。

写到这儿,我都不想往下写了。其实,回忆是特别苦痛的一件事,简直不是人干的。想想幸福也就罢了,那叫思甜,要忆“苦”简直就等于把好了的伤口再剥开一次!谁对自己个这么残忍啊!有?真有?那,那他简直就是禽兽啊他!
当然啦,我例外我例外,我纯粹是为了娱乐大众瞎编乱造。把我归到禽兽那一类里,你就太没良心了!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