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男男关系(1-3)

发布时间:2010-08-25 来源:浙江同志 点击:40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手脚老实点,你往哪儿摸啊!烫着你我可不管啊!……还摸?还摸?再摸我拿筷子捅你啊!”
“@%#¥%^¥&×”=唏哩哗啦!咣当!啪!唉哟!
我两个手指一捏就掐住了朱佩罗的腮帮子,我说:“我叫你别摸别摸你还摸,筷子全扣了,菜板摔了,汤碗脆了!小弟弟摸硬了!这下你满意了?可我要是吓阳痿了你负责啊!”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都在一个屋檐下鬼混了七、八年了,每天一见了我,佩罗还会像两岁孩子三天没见亲娘一样,猴子是的粘着我。每天一回家就跑到厨房里来从背后对我上下求索,今天玩过了,汤泼了碗碎了,还把厨房弄得一团糟。

什么?你说我这是幸福?
那,那就算是幸福吧。
总觉得,幸福,就是别人给你的一顶沉重的皇冠;而当皇帝的苦辣酸咸涩,只有你自个知道。

记得有个作家曾感慨万千长嘘短叹地说:“所谓生活啊,就是一堆鸡毛,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乱飞乱舞,胡七八糟的。”可能不是原话,大体就是这意思。可我想生活哪有这么麻烦啊!如果你觉得鸡毛一无用处,的确会让你很烦躁;相反,要是拿这堆鸡毛做根鸡毛掸子,就可以想揍谁揍谁,不揍得他哭爹喊娘的不算完;还有,拿这堆鸡毛做床褥子铺着睡大觉也不错呀;哪怕是做件羽绒服穿穿也挺好的,起码还能证明你是个懂得生活趣味的人呢。
生活应该是一种自寻其乐、自得其乐的东西;它虽然琐碎,但抽筋剥皮放血剔肉后,骨头架子还是挺简单的。
毫无疑问,在佩罗眼里,我就是这种懂得生活的人,除了爱拿鸡毛掸子揍他,除了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活着,除了吃饭和码字儿,没什么奢望和坏脑筋。对我来说,生活就是眼前一天天的日子,每天都是新鲜的,都充满未知的乐趣和忧伤。

1.相识的最初

一直都觉得挺幸运,有生之年,第一次爱的火花是跟一个他撞上的,并且燃起了熊熊大火,还烧昏了头,跟他相亲相爱相知相守相依相扶,直到现在。虽然也有过爱恨别离、打打闹闹,总算万水千山共同走过,终于柳暗花明了。
来我们的小小狗窝,你就能看到我正在键盘上练六指琴魔的绝活,十指如梭地敲字儿;而佩罗会坐在一边看漫画看动画,也会带着耳机看影碟。CD音响里会放着班德瑞,或是任何一张轻音乐。两个人互不干涉,静享安宁,就这样,一个夜晚加再一个夜晚,日子蛇一样滑过去。偶尔他下班早,我们也相约出去逛逛街购购物吃吃饭泡泡吧,然后回来洗涮完了上床做那少儿不宜的事,再一觉睡到大天亮;彼此并不觉得没有太多朋友是一种遗憾。

有一天他突然走过来抱住我问:“童童,我们怎么认识得来着?”
我停止舞动手指:“在一起打网球的时候认识的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拍拍脑袋说:“噢,我忘了嘛!你一说我想起来了……第一次跟你打球你穿一身白色运动装,脸晒得挺黑,一下就勾引了我啊……我那天穿什么衣服来着?应该是一套红色运动装吧?”
我说:“靠,我都要忘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什么德性了,现在一闭眼都是你不穿衣服的样子,谁还记得你当时穿什么衣服啊?”
他咬牙切齿地窜过来把我扑倒,跟条狗是的又啃又咬,这厮还真舍得下毒口啊!
我当然不能吃亏,主就教导我们要以牙还牙,以嘴还嘴!
不骗你,圣经2046页第八十行,翻着看去吧。

其实我这脑袋还挺记事的,估计你欠我一百块钱二十年不还我也会记得。我还记得认识他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都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据说这年纪的人性能力特别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反正我看现在十七、八岁的学生就一个个都挺冲挺酷挺厉害的。
前几翻报纸还瞅到这么一条,“一十七岁职高女生宿舍内产下一个婴儿”!
说给别人听人家都没啥反应,就我妈翻了翻眼皮说:“去年不是有报道说‘一个十五岁初中女孩生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婴’吗!看来今年还进步了,岁数更接近法定年龄了,连学历都是职高的了。”
我倒我倒我倒倒倒!
看来这样的新闻不算什么稀奇的新闻了,要不怎么说这人类文明进步真是快啊!现在的小孩在母体肚子里就发育成熟茁壮成长了,出来就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哪咤三太子是的那么精神。
我们那岁数还没这么强,我们那会都还挺纯纯的,可不是现在的甲醇一族啊!是真纯,24K纯金的纯!

在R大读书时,爱打网球,一下课就背起个网球拍,以猛虎下山之势高喊着“杀格格”冲进球场;弄得好多人都以为鬼子来了。
你说,有我这么帅的鬼子吗?
网球场在学校里向来以高牙难搞运动著称,中国队不也就这届奥运会才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嘛!
那会子打网球跟打高尔夫是的,没多少人打,围着栏网子外看的人却不少,纯粹坐山观虎斗看马戏表演的。当然,不排除他们有看运动帅哥的心理啊!^O^
说实话,打网球真累人,跑跑跳跳像只兔子不说,还老捡球!况且大热天的,一动就出汗,除了疯子,谁吃饱了撑得到这里抽风?

那天,跟对手那个疯子一个对面,四只眼珠子就像糖葫芦一样粘一块去了,估计万能胶达不到这效果。
我心想,这家伙也挺黑呀!
那时因为刚军训完,我早被晒成小二黑了;可这家伙的脸色比我还浓厚,难道是天生的包黑?
不过这包黑人长得挺不含糊,粗眉大眼唇红齿白的;用现在的审美观说粗眉大眼的人特俗,他就特俗,但又特精神、特阳刚、特英武、特男人,特招人眼珠子。(温馨提醒:你少流哈拉子!)
记得《红楼梦》里边有一句话:“不因俊俏难为友。”说得是那贾宝玉喜欢小秦钟,就因为小秦钟比他长得好;秦钟儿仰慕贾宝玉,也无非他外表看起来真像一块玉。以至于后来,在馒头庵里有了连曹公都不知道的故事。要说这曹雪芹真是一个意淫大师,弄得满天下人连我这样的傻子都知道发生什么故事了,他自己还装得跟没事人是的。“真真”让我佩服得想五体投地,要不是看地上有块狗屎我早爬下了。
其实很多男人呀,也都是特别爱美特别自恋的人。比如我,就好色的很,一天总要照好几回镜子,自恋得不得了。
尽管这样,跟眼前这家伙一比还不算过分。这厮当场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还从一软皮管里挤出一些白色鞋油状液体来,往脸上抹啊抹地抹个没完。
抹了半天也没见变白,瞧人家多臭美啊!
后来俺这个乡巴佬才知道,那是防晒霜!这厮掏出小镜子却是别有用心,——为了从镜子里偷看我!要说这家伙够有心计的呀!完全可以去做克格勃或是小间谍了。
现在提起来,他振振有辞地说:谁让你当时那么好看呢!
是啊,谁让我长得好的!(脸红ING)
还有,我想如果他当时长得真像只白条大公猪的话,我也不会多瞅他几眼,也就没有后来和现在,也就没这故事的发展和高潮了。那我还坐在这儿敲个什么劲呀!您说是不是?
那天不知怎么搞得,技艺高超的我,几场球打下来打得奇臭无比,周围嘘声一片倒彩连连,最后输得一塌糊涂,输得我都想把塑胶地面扒拉了,再挖个坑把自个活埋了,自动销尸匿迹。
包黑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赢了我,但很快也被替换下场。
两个残兵败将坐在一旁喝水休息,互相斜着眼瞅对方,瞅两眼还没事人是的,装着看别人打球,时不时吆喝一嗓子:“好球!”
当初读《纳兰容若诗词》的时候,特别喜欢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说得多好呀,多经典呀!多那什么什么啊!恋人与恋人第一次来电时的感觉多美呀!“胭脂粉饼巧打扮,粉红衣裳绿金莲。欲语还羞喇叭花,犹抱团扇半遮面。”心头小鹿嘣嘣直跳,二八少女是的娇羞无比啊!
不过,俗话说:久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眼神也会撞车,后果就是直接导致脸红脖子粗,跟上了染料是的。一小时撞了好几回,一撞就看到无数电火花滋滋直响,烧得这两张脸通红通红的。
都怪当初年纪小,脸皮薄;搁现在,谁还脸红?脸一红人家就问你是不是处女。

终于,他开口搭话了:“唉,那什么,你是新来的吧?”
你是新来的吧,多俗的一句台词啊,也显得人家是多纯一个小伙啊。
“是啊。大一新生。某某系一班的,住三号宿舍楼的。”你瞧包黑跟我一说话把我紧张的,问一句答十句。可以设想,我要犯了罪,警察叔叔找一帅哥来审我,我一准招供,连老虎凳电棍铁链手铐都用不上;还有,八大姑七大姨都得被抖搂出来跟着倒霉!
“啊,听你口音,你是山东人吧?我是山东Q市的啊!”这人语气词真丰富,一张口就啊啊的,我不是口腔科医生,又没带口罩!你有没有口臭啊你!
Q市?Q市离我们家不远,两小时就到了,我说:“真巧啊,我是W市的,啊——!”
一听我学他说话他笑了,白牙一呲,爪子一伸,握住我的手跟毛主席会见外宾是的,晃了好几晃,还使劲拍拍我的肩:“是啊是啊,真巧真巧啊。我们还算老乡啊!”
天啊,我肩上这两天刚好起了一个粉刺,他一拍之下我痛得直想哭,我说:“是啊是啊,老乡见老乡,泪眼一双双。”其实我本想说“老乡见老乡,色鬼一双双”,没好意思。
“你的球打得不错啊!”他这么一说我当场止住了悲伤情绪,还差点美到天上去。
美了半天,咦,不对呀,我都成了他手下败将了还打得不错?
瞧他贼眉鼠眼的傻笑样儿,这人是不是说反话鄙视我啊!
“可以交个朋友吗?我爸姓朱,我妈姓罗,所以我叫朱配罗。”那年秋天,佩罗就是这样站在我面前,主动进行自我推销,然后就等我掏钱买下了。后来我才知道,“PEI”是佩带的“佩”,不是交配的“配”。他还有一英文名字叫Perra。但我已经习惯叫他“猪”了。
猪,猪,猪,多可爱的称呼呀
当时我笑了,因为不好意思大笑,憋得整个脸都抽筋了。我心想你瞧人家这个名字起得,真是太有趣了!还不如直接叫猪猡呢!——算啦,猪猡是上海人骂人的话,不太好听,但我觉得简称“猪”还是挺亲切挺形象的。
我说:“真巧真巧,我爸姓楚,我妈姓童,叫我楚童吧。”
“哟,跟楚留香一家子啊。”我差点又美了半天,心想这人真他妈会说话,瞧着傻不叽叽的憨厚笨拙,倒是灵牙利齿能言善捧,他是不是拜在星宿老怪的门下?
再后来的诸多事实证明,这头猪那天纯粹超常发挥!我再没见过比他笨嘴笨舌的人了。

处得久了,是个人都瞧得出来,他的确像头猪:好吃懒做,赖皮成精,狡猾任性,爱耍小脾气,爱强辞夺理,特爱听好听的,特爱吃好吃的……
幸好,都不是什么大毛病。现在一叫他猪,他还会振振有辞地辩解呢:“有我这么健美帅气可爱乖巧风流倜傥貌比潘安才比宋玉的猪吗?”我心想,幸好没有太多头你这样的猪,要不然,我爱哪一头去?
我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有人说一见钟情是单纯的人所独有的幸福。我听了感觉特别舒服,三宫二脉都特通畅。
朱佩罗确实挺单纯的,甚至有点傻呵呵,跟后街上的憨二哥是的。
我喜欢这样单纯的傻憨猪,所以就拿来爱了。
没什么意外的话,还打算爱一辈子。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我也挺亏的,当年还挺白痴,傻啦吧唧年少无知情窦未开,愣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一碰到他就全军覆没了,以至后来和现在看到那么多比他强的,却只有干瞪眼咽唾沫的份了。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那天互相留过姓名班级身份地位后,我很惊讶自个居然能天天碰到他!他大我一届,却跟我同岁,大我三个月;我们学得不是一个专业,又住在不同宿舍楼,能天天碰到你说是不是奇迹?唉呀,到现在我还后悔呢,我怎么考到这么屁大一个学校来了啊。等逛了北大清华后我才知道,北京哪个学校也不大,都跟一个巴掌是的,一头蜗牛半个钟头也能爬两来回。
再后来,这奸人坦白交待了一切,请求我方政府宽大处理从轻发落。
——当初是这厮天天学关公,在我必要经过的华容道上埋伏,故意等我。
然后再装着陌路相逢的样子说:
“一块吃饭去吧!”
“一块打球去吧!”
“一块逛街去吧,好不好啊?”
……
盛情之下,哪能拂人好意,我只能说:
“好啊。”
“好啊。”
“好啊。”
……

然后“意外”地发现我们爱吃一样的菜,爱穿一样款式的衣服,爱听一样的音乐,都爱打网球,还都特喜欢旅游!——包黑就是因为暑假去了一趟西藏才晒黑地,人家原本天生丽质、粉雕玉琢、白白嫩嫩,褪了层皮后比我还白,完全可以胜任玉兰油美白霜的广告模特!
大一春节回来后的那个春天,我跟他两个人已经变得臭味相投的很,成天一块玩,打打闹闹嘻嘻笑笑称兄道弟,亲热地不得了,就差不是一个爹娘养地了。
路上碰到我同学,同学啃着香蕉问我:“这是你哥?看你们长得挺像啊!”
转身瞅瞅他,对他眨眨眼皮,我说:“是呀,他就我一个表哥,姨家表哥!”说完在心里念声阿弥托佛忏悔一下,我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不诚实了,党和人民白白培养了我这么多年呀!
他还拍着胸脯在人家面前充老大:“嗯,是啊,你是我表弟同学吧!在学校里有什么摆不平的事记得来找我啊!我大二的,学生会的!”
我心说摔跤你都摔不过我你还好意思吹;于是我说:“咦,你们看,天上怎么会有头猪在飞啊!”
他抬头到处找:“哪里哪里?猪怎么会飞呀!”
“没了,你一不吹了,它就掉地上开始说人话了。”
我笑着揶揄他,转身想跑。
他一把拽住我胳膊就往他面前一拽:“好呀,你敢骂我是猪!”
没想到我这同学无德,我一脚踩一香蕉皮,借力用力,一带之下我身子旋仰,滴溜溜一个圈儿转过来,跟跳探戈是的,投怀送抱式就奔了他了。
脸对脸,胸粘胸,眼观鼻,鼻观心,嘴唇对腮帮子,结结实实地啵了一口。
守着外人面,两张脸刹那间就都红了。
苹果熟了,极品红富士。
脸一红,我这颗稚嫩的心也跟着跳起来,敲鼓是的,嘭嘭嘭嘭。
我猛给他一拳说你干嘛啊,转身落皇而逃;边跑我还边想:这可是我的初吻啊!怎么就给了一个男人!
拐过两路口了,那头猪怎么还没追过来?
其实他还真没追我,还站在那儿跟人家傻笑呢:“你瞧我表弟真调皮,我让着他呢,不跟他一般见识。”
 两天了;他没来找我,我没去找他。
呼机死气沉沉地挂在腰上,连个屁大地响也没有。在网球场瞅了半天也没瞅见那道倩影;在宿舍里,电话响了我狗抢巴巴是的抢接起来,却是找别人的,七个兄弟说你这两天怎么跟电话这么亲啊,是不是有恋物癖?
走路的时候东张西望,我看到一个小偷偷了一女的钱包然后骑车就跑了,一个拣垃圾的老大爷背个蛇皮包在垃圾箱里翻啊翻的,还看到无数骚男淫女搂搂抱抱打啵乱摸。我真想说一声:有碍校容呀你们知道不!
偏偏没看到他。
怎么会有点想他,想见他?!
对美女我都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哦。
……我是不是病了?
……该不该去找他?
……亲他一口算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
……再说了,两个男生间,闹着玩碰着搡着也是正常的。
……再怎么着,也应该是好兄弟吧。
……他不会生气的。
我很勤奋地给自己找着种种借口,然后说算了,爱他妈的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先洗衣服去!
头顶着一盆脏衣服就往洗衣间冲,咣当撞一人身上,衣服袜子全扣那人头上了。搪瓷盆当啷啷滚老远,震得我耳朵发麻。这得掉多少瓷啊!
我大怒,说这是谁没长狗眼还是没长屁眼啊!
一抬头那人把头顶上的一条内裤拿掉:“生气了?”
没想到,警察没找小偷,小偷自个找上门来了。我嘿嘿一笑说:“什么屁事就值得生气呵。我有那么小心眼嘛我?”心想你没生气我就烧香了。
“噢,”他把衣服帮我拣起来扔盆里,“真没生气啊?我这两天挺忙的,没能来找你玩还怕你生气!既然你没生气,呆会一块去吃晚饭吧,算我请客谢罪,好不好?”
这还有不好?你天天请我客我也不反对啊!

帮我洗完衣服,紧接着两人流窜去了新街口,放心,没作案。他用一碗西安饭庄的羊肉泡馍把我收买了。
那泡馍真难吃,据说毛主席吃过!毛主席怎么会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还不如外头的羊肉串呢,五毛钱一串!一人吃五串就吃饱了!
过了好多年我还能回味起那羊肉串的味道!
前些天有事从新街口经过,那地儿都要拆迁了,羊肉串早涨到了三块钱一根。
买了两根,一人一根。
料放了不少,味道却变了。
我跟他懊悔:“这东西升值空间也太大了,早知道那年咱们买下一亿串存着啊!现在都抛售了能净赚几个亿呢!”
“你想钱想疯了?还是穷疯了?”他盯着我说。“咱又不缺钱花。”
你不缺我缺啊。
跟他一比,我那时候就是一个穷鬼。
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一般人除了电话联系,连个大哥大都没有。
半拉砖头是的大哥大还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他却有一个,成天别在腰上,跟枚手榴弹是的。
我就有个呼机,还是个数字的,半个汉字都不显示;也成天别在腰上,弄得腰上长了个大瘤子一样,鼓鼓囊囊的。
他成天有事没事就呼我,震得我这虎背熊腰天天其麻酥无比;更要命的是,电话费每月得花我一半饭钱。
守公话的老太太每次见了我都苦口婆心地劝:“小伙子,你是不是恋爱了?唉呀,你们现在可不能早恋啊,恋爱分心啊。趁年纪轻,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才是正经事啊!等过两年毕业了,工作了,自己挣钱了,二十四、五了,功成名就了再谈也不晚啊。要不然就——”
我说:“大妈,打完了,给您钱。您就不用找了啊!”
转身我就走,我心想您老烦不烦呀,我们教导主任都没这么苦口婆心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她在后头还喊呢:“我找你个大头鬼!钱正好!一分也不多!”

2.以为你都知道

做过学生都知道,大学里考试,除了老师,大家都忙得脚丫子朝天,眼珠子通红。
我正在自习呢,腰上一震,收到一条信息,看了看号码,又是他。
用公话拔过去,他说:“我在图书馆外头呢,你出来吧,我找你有要事商量。”
我心想他找我一准没好事,不是逛街就是打球,多浪费我宝贵的生命啊!

没想到他说:“下学期我想在外边租房子住,你想不想一块出去住?”
瞧他脸上春光明媚一片灿烂。我怀疑他是不是被天上掉的金子砸着了,我想了想,说:“好啊,还有别人吗?”
讲实话,撒家虽是一介大老爷们,却有点洁癖,不是很享受住在八人一间的宿舍里。屋里人一多就跟猪窝是的,成天臭袜子臭脚丫子熏鱼是的熏着,晚上还要听别人打呼噜说梦话讲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偶尔跑出去上趟厕所都害怕,怕什么?怕碰到梦游的同学呗。
他笑了:“没有啊!你去不去啊!魏思哲想跟我去,被我拒绝了。就我们两个好不好?”(PS:魏思哲也是他的一个球友,跟我们关系挺不错的。)
用脚趾头思考一下我也能感觉得出来,人家这是抬举我啊!
我说:“行!到时候再说,放假回来再说也不晚吧!”
他嘿嘿傻笑起来,我说你笑得这么奸诈是不是打了什么鬼主意?
他说:“哪能呀,即使你是小羊羔,我也不能是狼外婆呀。”
这不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邻家阿二不曾偷嘛!
我掐着他的脖子严刑逼供:“老实交待,有什么阴谋?”
“冤枉冤枉!我哪有什么阴谋啊?”
“噢——”
我松开他,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眼:“原来你没阴——谋啊!”
转身我就走。
走到门口了才听到他在背后大叫一声:“楚童!你才没@#¥%呢!”
我心想:猪啊,终于回过味来了,你!

考完试,就又是夏天了。
大学生活过得真他妈快,嗖嗖两声,一年就没了!
天气特别热,我怀疑太阳公公一定是补药吃多了。
考完试中午就不用支着眼皮看书了,我天天睡午觉,不到太阳落山不醒;睡得身上都起痱子了,宿舍老四陆羽琪专门送我一盒痱子粉,说老六你好好擦擦吧,看你胳膊上这层红疙瘩我还以为你穿毛衣了。他还真是一有心人,把我感激的要命!
说起来挺好玩,上了大学,一到夏天,男生宿舍里处处裸体横陈春光大泻,就我成天背心短裤全付武装。
现在一想起来我就觉得特别地遗憾,——我那会子多傻啊,都没敢多看看免费的裸体帅哥,总觉得不好意思瞅人家下三路。
朱佩罗说他那时候年年大丰收,看得他欲火焚身的,就差拿个摄像机挨屋实录了。
搁现在弄个偷拍摄像机,得拍多少黄色小电影啊!

那天我还没睡醒,朱佩罗一头撞进来。想必他考试考得挺开心的,背着网球拍跟个侠客是的。
宿舍里的家伙都跑别屋里打扑克下象棋去了。我光着身子裹条床单还没起床。他上来就扯我床单,说:“懒猪,快起来打球去,打球去!”
我大喊:“抓流氓啊抓流氓!”
陆羽琪一推门走进来:“流氓在哪儿流氓在哪儿?”瞅了他一眼说,“原来是你们两口子啊,夫妻之间闹着玩不算耍流氓!”
说得我脸红了他怔了。
我说:“老四你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嘴。”
“撕了我的嘴不怕,别亲我的嘴就行了。”说完他拿了样东西又出去了,丢下我们俩个面面相觑的。
卖糕的,这才几天啊,地球人都知道我们亲嘴的新闻了!?
我推开他:“好了好了,别闹了,你回过头去等我换身衣服……哎,对了,你考试没有不及格的吧。”
“嘿嘿……像我这么聪明的学生,还用担心不及格?咱门门考试都是优良!”事实证明也确实这样,后来我看到他成绩单上科科都是高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爸每年都会给学校一笔赞助费。
当时我说:“你小子脸皮够厚的呀!”
他说:“厚不厚你摸摸就知道了。”
我把手一伸就想贴个饼子听声响,半空中又硬生生地收住了;他眼勾勾地盯着我说:“你还有腹肌啊!小伙子身材不错嘛!”
你想,人家夸你呢你却赏人一巴掌那样也太不仗义了。
我说:“你他妈还真流氓啊,连表弟也不放过!”

“表弟,假期去哪里玩?”一边发球他一边问我。
“哪儿也不去。天这么热,回家呆着看书睡大沉就挺好。”
“到表哥家来玩吧,我们那儿凉快。”这家伙瞧起来粗毛大腿,身子还挺灵活,一个狮子摆尾狠甩过来一球。
赶紧使个海底捞月救了这球,我说:“到时候再说吧,我得回家陪陪你姨妈和表姐!”
“你怎么总是到时候再说呀,说定了呀,我请你去,别不给面子啊!”一不小心球他打偏了一球。
我喘了口气:“你输了!还用你请啊!我们家离你们那地又不远,想去就去,一天两来回都没问题。”

假期我在家呆了顶多十天,后来我妈跟我犟嘴,说哪有十天,就八天!然后我就坐上了去Q市的列车。
因为朱佩罗每天都打好几个电话来,催命鬼是的叫我早点跟他会师,去打网球。
弄得我姐姐都以为我谈恋爱了!为打消她的疑虑,我把电话摁下免提键,让她听到是个男生的声音,她才死心。还问:“这哥们是哪儿的?声音挺性感啊。”
那时候夸人家性感是无尚的赞美,像现在夸人家酷毙了帅呆了漂亮的没治了该见上帝马克思了一样。
我把这话一说,他还不好意思了半天,扭扭怩怩地说:“我声音真有这么好听嘛?”
我说是是是,好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瘩疙。
闷在家里也确实挺无聊的,我妈跟我爸刚离了婚,新搬的房子离我以前同学家都特别远,没人来找我玩。
我说:“行了行了,明天我就去你那儿!”
“真的吗?”我说真的,他在那边噢吼了半天,说:“好好好,买了车票告诉我,我去火车站接你!”
我说:“操,你以为接媳妇呢?”说完我觉得说错了,那小子在那边笑得特舒畅,估计肠子都笑得打结了。

在火车站看到他,他那张脸还笑得跟朵花是的。
几天不见,这小子白胖了不少,油光粉面的。要说这海边气候就是养人!
坐在出租车内,小海风吹着,他特意让师傅沿着海滨路转一圈,呱呱地跟我介绍说这是哪儿这是哪儿这有什么名人那有什么圣人。我说你闭嘴吧,我自己长两眼呢,我自个看就行,又不是没来过!
说起来挺伤感,上次来的时候我爸跟我妈还没离婚,一家四口一块来的。可回家没两月他们就离婚了,要说这就是我的伤心之地啊!
Q市的风光的确不错,碧海蓝天水清沙白,空气特别好,连马路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根本不像北京那么脏。海水浴场里光着身子的男男女女,空中翩跹飞过的海鸟,远处浮出的渔船都特别诗情画意,透着那么点异国情调。
怪不得人家政府单位,每年开会疗养啥的都安排到这儿来呢。
我自言自语地说:“等我老了,就到这儿养老!”
“还用等你老了呀,毕业后就过来吧,我也回来。”
他侧脸对我说。
我说:“好呀。不回来你是小狗。”
——我清楚地记住了这些对话,因为这句玩笑在很久以后的现在都没有实现。
先是不能实现,后来能实现了,我们却不想实现了。
以后呢,或许会实现吧。
不过前些天一看到印尼大海啸,我们改主意了,觉得还是离海边远点好,以后有钱了我们就搬到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去住,那里是没有污染的天堂啊!

车子停在两扇大红门前。
两层楼,看起来挺不错的,其实闻都闻得出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家子不是贪官就是污吏!瞅着怎么着也贪成一中产阶级家庭了,后来知道他爹是一民族企业家,我们家用的电器有一件还是人家产的。
我说:“没想到你小子家境挺阔绰呀,我都有点自卑了。”
他挠挠头,笑笑说:“你回头看看,这样的房子多着去了,我们家能好到哪里去。还有,我先告诉你啊,现在我家就我一人,我不会做饭。你会不会啊?”
环顾周围,确实,这一片都是这样的房子。我心想:沿海开发城市的人就他妈的有钱啊!
“啊,怪不得叫我来呢,你爸爸妈妈呢?”
我心想:你是不是想把我叫来当老妈子使唤吧?心里还后悔当初不该跟他说我会做饭!
“我爸我妈随团出国考察去了,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
他开了锁从偏门走了进去,院子不算大,小碎石子道却曲曲折折,九弯鸡肠般,很别扭。

刚进客厅,他一关门反身把我抱住:“好表弟,好几天不见,可想死哥哥我了!”
芬特,我大叫:“又耍流氓啊!别闹别闹!我靠,你怎么跟头色狼是的,对表弟我也下毒手!也不知道帮我把东西收拾好,哪怕倒杯茶也行啊!”
其实我心里已经火大了,我说:“我姨怎么不在家,这哥哥跟我用得着这么热情嘛?太见外了,这!”
他笑着说:“好好好,哥哥好好伺候你!”然后放开我,端茶奉水切西瓜洗桃子,像个小丫环一样勤快。
房子很大,也很干净,装饰简练大气,可以看得出主人的品位。
墙上的全家福表明他有一对很恩爱的双亲,我说:“嗯,你脸型像你爸,嘴巴鼻子像你妈,”
他连连点头,我接着说:“你的耳朵像兔子,眼珠子像骡子。”他立马不高兴了,我说:“脸一嘟噜又像驴了。”
他的房间在楼上。推开窗子可能看到楼后的花园,正值夏天,园子里一片浓绿深黄姹紫嫣红高柳鸣蝉莺歌燕舞。我说:“你们家花园里最适合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搞男女关系了。”他嘿嘿一阵傻笑,笑得特别阴险,说:“你小子思想真不纯洁啊。”后来的事实证明,是他思想不纯洁,以后的好几个晚上,在花园里散着散着步他抱住我就亲。
“说真的,在家里想没想我?”收拾完东西,坐在他的房间里,他倒了杯饮料给我,坐在对面一正本经地问。
我笑:“你说我想你干嘛。你又不是我老婆!”
他嘟着嘴没吱声,半晌,“咣当”一声往后一仰躺在了床上,不说话;一会儿拿手捂住脸还叹了一口气。
当时我心里笑了:“你怎么了?装什么熊大爷?”
“没怎么,看到你来了我特别高兴。”
我说:“高兴你还叹个屁气呀?”
其实,两天后他就坦白了,敢情他当时得了幻想症,说他每天每时每刻都会想见到我,幻想着我来了会搂着他说我也想他!还说当时我那回答让他挺感伤的,让他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
我都没想到他外表看起来粗手大爪子的,内心也会这么细腻多汁,跟一枚海南岛椰子是的。其实他不知道,当时我想说我也想他,可是我怎么好意思说?人家还是一个无知处男呢(自笑两声)。我那时候和现在还真不一样,不懂得怎么去表白自己的感情和想法;我没有他胆大,也没有他有勇气;我外表看起来挺坚强一个男生,内里却有点懦弱和胆怯。
他说你累不累,睡了就一会吧,我去看会电视。然后看看我,带上门就出去了。弄得我挺意外的,我想:也好,我今天没睡午觉,这会就补一觉吧。
但他的不良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晚饭是在外边吃的,海鲜。
这人啊就这样,靠海吃海靠山吃山,去年我去青海,那几天羊肉把我吃的,回家三天就用光了一瓶香水,膻啊,不是一般的膻!
嘴上吃着也说着,我说:“在外边吃多贵呀,从明天起我做饭吃吧。”
他喝着啤酒,没情没趣地笑笑:“没事。你要真想在家吃,我让保姆回来做,今天因为你要来我还特意让她回家去了。”
原来他家有保姆啊,合着叫我来不是要我当老妈子啊!
我听了挺高兴,却没说话。
是那只螃蟹夹着我的嘴让我没法说了,我心话:小样的,你的鳌有我的牙硬?
Q市啤酒,国际品质。很多年后我还能想起这句广告词来。
那晚我喝了不少,当然不是为了这国际品质,而是因为他弄得我挺没情绪的。我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啊!
饭后,沿着海边散步,月亮慢慢升起来,海风里是海浪细细的声音,有人放在音乐在沙滩上跳舞。我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地沉默地踩着沙子走。我想他一定在酝酿什么诗词,为此我做好了酸倒牙的准备。
说实话,我有点开始后悔今天不该来!我一向都是挺容易受别人坏情绪影响的人。
我还想他是不是也在后悔让我来了?我甚至对我们的朋友关系产生了怀疑。是呀,我们又不是多铁的关系,不过是个球友,互相看得顺眼谈得高兴罢了。
他突然开口说:“你……你是不是后悔来了?”
这句话问得太好了,问得太对了,问得太是时候了,想了半天我都没好意思说出来别人替你说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我没吱声,没吱声就是沉默,沉默就代表肯定呀!
他停下来,看着我,猛地抓起我的手,月光下我看到他眼珠子灼灼发亮,我莫名其妙地想起一种动物,狼!
前面再加一个字:色!
对,就是色狼!
“其实我真得很高兴你来,真得,不骗你。你不要不高兴,刚才我心情不好。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影响你。”说着还握了握我的手,“明天我带你来游泳好不好?”
人家都坦诚相待了,还拿游泳来贿赂我,我怎么好意思再装哑巴,我也笑笑说:“好啊!我没什么的。对了,你刚才怎么心情不好了?说出来兄弟我替你分解分解。”
“没什么啦!突然伤感!嘿嘿,你不是常说我像个小女人嘛!”这句话一听就是言非心声,我嘿嘿一笑还没反击呢,他又说:“我现在就想游泳了。你来不来?”说完他就脱了汗衫,然后甩了凉鞋拉着我就往海水里跑,我说你你你要干嘛,我衣服还没脱呢!
我挣脱他的手说:“等等,我还没脱鞋呢!对了,水里没有鲨鱼吧?”你看,关键时刻我总是优柔寡断,帅哥请我同泳我都不捉紧机会。
“没有。”说完他自己就跳进去了,扑嗵扑嗵地往里扎。
幸好我没冲动,其实我不会游泳!要我跳进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头去约会美人鱼我都没胆。一个浪花扑过来我就得呛死。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兴奋和好奇跟着跑进了水里。他却越游越远,还不时招呼我,声音也越来越远。
月光下只看到他的头和胳膊不时浮浮沉沉。
那一刻,我挺担心的。
我甚至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怕他游得太远了。
会淹死。

3

突然一层浪涌过后,我就看不到他了。
我吓了一跳,怀疑自个是不是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我一向跟鸡是的,有点夜盲症。
揉了揉眼,再找,脖子都伸成长颈鹿了,还是都没看到他。
不由我不惊恐起来。
我大喊起来:“朱佩罗,快回来!回来!你他妈快给我回来!”
没有回答,没有回音,他也没有出现;只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海面黑黝黝的,深不可测地向外延伸着。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不早,海边也没多少游客,并且我跟他走得又挺远的,旁边两百米内都没个人影。
越想我越害怕,我又往海水里又走了几步,海浪都漫到我胸部了,衣服也都湿透了。
这儿怎么连块礁石也没有啊,哪怕让我登高望远也行呀!
我把手罩在嘴上喊了起来:“朱佩罗,你他妈快出来!快出来!别吓唬我!朱佩罗,回来!朱……”
感觉时间过了很长,其实顶多也就一分来钟。
我想:坏了,他可能溺水了!
我都听到自己喊声里都带哭腔了,——这要真出了事,我该怎么向他父母向我们师长向他同学向上帝向党中央交待啊我!
我谁也对不起啊我!
转身,刚想上岸呼救,有什么东西从水里缠抱住了我的腿,不由我魂飞魄散七魂出窍!
章鱼?乌贼?鲨鱼?美人鱼?还是无名怪兽?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刚一下海就要舍身喂鱼虾!
罢了,豁出去了!小爷跟你拼了,脑海里闪现出以前读过的美国一女英雄勇斗鲨鱼的故事来。我猛回头抡起拳头就要起死回生奋起反击。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露出来,然后半截身子从水里冒了出来,摸摸头上脸上的水,他对我嘿嘿傻笑起来。
我圆睁着两眼,抡起拳头捣蒜般捅了出去,我说:“你他妈的吓死我了你知道不!你他妈淹死了怎么办!你他妈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啊你!你他妈的知道不知道我不会游泳救不了你呀,你他妈的装什么美人鱼啊你,你他妈——”
那拳速和语速,估计一般的拳击队员都练不到这层次,势如破竹横扫千军啊!
他一动不动地任我打骂,月光下,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
他说:“楚,楚童……你这么担心我被淹死吗?”
打骂声嘎然而止,空气骤降三百度,我的拳头冻停半空。
抽了抽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说:“他妈的还用你说吗?我他妈能不担心你被淹死吗?就是个陌生人我也会担心呀。更何况你是——”
“更何况什么?”他盯着我,把我的拳头轻轻拉了过去握住,拉在胸口,“……更何况我是你同学?更何况我是你一个普通朋友?还是……”
被他这么一问,我突然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我,我,我……”
意识到我还站在深水里,我说:“我,我,我上岸上去,我回家去!”
他一把把我拽住:“楚童,”
语气里是一种我无法描述的东西,盼望?祈求?期待?
回头瞅他一眼我就不敢瞅他了,他眼里那是什么东西啊!
我知道,他在等我说出一个与众不同的答案,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我犹豫不绝了,其实我就是这么混蛋,这一辈子在犹豫不绝中失去了很多东西,别的不说,上周跟一朋友猜福彩,30选7我猜对了7个,要是我买了我猜的那号,我就成了千万富爷了!看来我这辈子就这么没戏了。
朱佩罗叹了口气,一闭眼突然喊了一嗓子:“楚童,我他妈的喜欢你!你知道不!我他妈的爱你,你知道不!”
然后我就像石头一样定在水里了,就像白天看到的美人鱼雕像那样。
刚才我喊那么多嗓子都没有听到回音,他这一嗓子喊得,我耳朵里余音袅袅的,估计将三日不绝;不知会不会传到月球上去,能引得嫦娥下凡就好了。
明知道会是这样,也希望是这样;但从他口里说出来时,我还是不由自主怔住了。
不是不想听到,而是觉得太突然,太快,太猛烈,突然得我不能面对,不敢面对。
沉默,我保持沉默……沉默……沉默是金啊!
瞧那海面上,月光闪闪碧波荡漾,跟金海是的,怪不得叫黄金海岸呢。
他抓着我的手,我甚至能感觉得到他因海风吹着湿身子而冷得发抖,其实我也在抖,一起抖啊抖地抖个不停。我想我们怎么不是鸭子呢,鸭子一上岸,抖抖身子水都甩没了,身上一点也不会湿。
月光虽然不太明亮,离得很近,我依旧能看得到他眼里的热切的等待和渴望。
我内心在辩论:如果我不回答他会伤心吗?把他换做我我一定会伤心的,甚至是绝望。那我应该不应该回答他?可两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我应该怎么做?我喜欢他,我也爱他,可我该不该说?
动了好几次嘴唇,鼓了好几鼓勇气,我终于说了:
“回家吧。海风冷,别冻感冒了。”
他狠狠地推开我,我扑嗵一声就倒仰倒了,呛了两口海水。
我想起一句歌词:海水你为什么这么蓝啊!可海水你为什么这么咸!
他头也不回就往岸上走,也不管我死活,还丢下一句:“懦夫!”
妈的,敢情就你生气我不生气啊?
我扑腾两下站起来说:“你他妈给我站住!”
他就是聋子放炮仗,点上火自个没事人似的走了;合着当我放了一个哑巴屁啊我!

都说一见饭才知道自己有多饿,敢情一上岸我才知道水里是多么温暖!
以后,以后,我晚上再也不下水了!
等我追上他,他已经拦了一辆出租,师傅一瞅我们两个都湿漉漉的不愿意拉,打量着我们说:“你们找后头的车吧。我要回家陪老婆睡觉了。”
他说:“你回家陪老婆我们也要回家陪老婆!我告你啊!你不拉我们我就投诉你!”
还好,是“我们”,而不是“我”。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我真怕他把我一个人丢下!我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带!钱包都放他家里了!
要说这师父也太不厚道了,这是为人民服务吗?怎么连点救死扶伤的阶级感情也没有!
还好师傅终于良心发现,拿出一叠报纸来说:“这可是我今天刚买的新报纸,今就牺牲一回!你们别把座位弄湿了啊,要不呆会我没法拉别人!”
他坐在副驾位上,我坐在了后排位。——这是个微妙的变化,先前我们打车,都坐在后座上,他还拉着我的手亲密无间说三道四的;才几个小时啊就一前一后这么大距离了。我突然想起一个名词:咫尺天涯!
偷偷从反光镜里看他,他脸上表情特严肃,冰冻三尺啊,估计今晚上解不了冻;他是真伤心了?
就你他妈的伤心,我就不伤心吗我?刚才我他妈都要被你都吓死了!
你他妈知道不?
嗯?刚才他说什么?他,他喜欢我?他真的说喜欢我了吗?还有,他爱我?他真的爱我吗?
爱我把我推水里就不管不顾了!?
对了,他刚才说我是懦夫!这句话我听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我两只耳朵哪只也没聋!
搁以前我早对他拳脚相加了,可现在似乎不行了。
坐在那儿我怀疑我是不是做了个梦,刚醒过来就成了一只落汤鸡,一个人坐在后排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其实我也想说我喜欢他,我甚至想抱着他一块化成一块石头,就立在海水里给世人看,供他们瞻仰万代。那多永垂不朽啊!唉呀,你想想,人在冷的时候,要是有个人抱着得多舒服!刚才海边小海风这么一吹,我这颗稚嫩的心都打颤了。
我连打了两个喷嚏。
他依旧不吱声。
我也不好言语,要不显得我多没面子啊!
我突然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和妙不可言的好感就这样完了。
我拒绝了他,他更没面子。




上一篇:已经是最前一篇了
下一篇:非正常男男关系(4-6)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