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酒吧奇遇

发布时间:2010-08-25 来源:浙江同志 点击:39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损友从沈阳来上海出差,理所当然要我作陪去“蒲吧”。

  都说了不去的,吵死了。我毫不婉转地推辞。

  上次爱零叫你去熊吧你不都去了嘛,他坚持。去吧,去了也不一定就是滥烂,不去也不代表忠贞。

  关键我去了,你还能有什么机会啊?我知道推不掉,故意逗他。万一你喜欢的人又对我情有独钟,你说我是谦让呢还是迎上呢?

  说归说,还是当了三陪。

  一打听,在JA广场那间最大最热闹的一家酒吧居然关门大吉了,好像还是这一两个星期的事,据说是因为“食白粉”——是不是我可不清楚,粉我也吃,面粉、花粉而已。

  反正一句话,去了别家,一条什么什么发音似“搞男路”的酒吧。损友很厉害,自己在网上搜索到的。

  里面帅哥挤得不得了,别的池子清塘,鱼儿纷纷游过来戏耍了。

  损友精力旺盛,跳舞跳得歇不住脚,颇有数年前我在舞池的风采隐隐。

  摇了几分钟我就退让一旁,对DISCO的兴趣近年来骤减,但欣赏帅哥的兴趣却有增无减,看得眼花缭乱,暗流不已:上海帅哥多白净啊,多帅啊,多粉嫩啊,恨不得上前挨个掐他们的脸蛋……

  个把小时的爽爽意淫后,损友终于停止了舞池中孤独而疯狂的摇摆,兴奋未减的他好几次撞在玻璃墙上找不到出口,谁叫酒吧的装修太IN,跟刘姥姥进了秦可卿的卧室一样,那么多镜子,的确晃眼。

  钻进停在路边的出租车,开出。

  司机是个中年人,但依然白净,有点胖。

  我们坐后面沉默着。

  JA那边的关了,所以大家都来这里了。司机打破了沉默。

  是吗?损友一下来了精神:你咋知道这么清楚?

  嘿,经常拉些客人。司机很小心地不带出同志字样。

  损友开始逗司机:你知道酒吧都是些什么人吗?

  知道。司机回答。

  你不进去消费吗?

  不去,不会消费。司机呵呵笑。

  不会,学学就会了啊。损友真是损。我想拦住他,可别教坏了成年人啊。

  学不会。司机跟他绕起了口令。

  那我问你个问题,你介意吗?我打个哈欠也来了精神。你孩子多大了?

  刚上初中。司机说。

  如果你孩子以后万一是同志,你怎么办?我一想干脆挑明了。

  顺其自然呗,不勉强他。司机的回答让我很满意。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