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母亲眼中的儿子及其伴侣(图)

发布时间:2010-08-25 来源: 点击:34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我错了。

一直以来,我自认为是个好儿子,好员工,好同志,好伴侣。

昨天木头原话转述了他母亲的一番话,我有点蒙了。

任我再怎么的七十二变,禁不住他母亲的火眼金睛,原形毕露。

原来我就是西方寓言中的那条蛇,诱惑着木头吃了禁果,成了主流社会眼中的另类,过着人所不齿的生活。

好不容易回到中国,我还是那条蛇,比西方的待遇好多了,不但有名字,还可以幻化形,明眸皓齿,白衣飘飘,他们家的木头,从此中了魔障,任它弱水三千,瞟也不瞟。

想起以前也玩过文字游戏,他为青蛇,我是法海,前世未了的孽债,幻成今生没完没了的纠葛。

哪是什么法海,真正的法海一显身,就要把俺镇压在雷锋塔下。

我没有生气。

不免有点难过,长这么大从来没人这么说过我,而且这个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至亲。

也许只是老太太气头上的话,过了也就过了。

再者,换个角度,从她的位置思考,自己唯一的儿子,听信他人谗言,误入歧途,死不改悔,苦等了八九年,本以为守得云开见日出,却不料,这边依旧纸醉金迷,执迷不悔。她要的并不多,无非是儿子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给亲戚朋友,列祖列宗一个交待。儿子一直是她引以自豪的骄傲,眼见的年纪越大,希望越渺茫,这一切的罪恶根源,无非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年青时候荒唐也就罢了,最终都得有个归宿。

如此看来,再怎么的话不堪的言语,于我而言,也是配的。

况且,她的话,并非具体的只针对到某个人如我,而是所有在木头身边出现过图谋不轨的男子,不幸的是,这个坑多年来一直被我垄断,太没夫德,当初就不该这么霸道,否则怎么样也可以拉几个替死鬼共同担了这份虚名。

下油锅的时候,好歹几个伴也不至于孤单:“尝尝看我的手熟了没有,闻起来挺香的”“你那不行,太瘦了,吃我的,我的肥瘦适中”

他妈妈怎么也是个知识分子,尚且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换成我家那个没什么见识的农村老太太,估计又是另一番景象。

在他母亲眼里,我不过是诱惑了他儿子的蛇,哪怕现出原形,也不至于青面獠牙,凶神恶煞。换做我老娘,早就一棒子过去,管你梁朝伟金城武的,金猴奋起金箍棒,白骨妖精无地遁形,老娘的宗旨:宁可拆错一对,不可错放一个。

也难保农村老太太说不定觉悟高,醍醐灌顶的体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的精髓。

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所以没胆量去捅破这层纸,让这种可能性尽量保留更长久点。

而在没有拨开迷雾认清俺俩关系的时候,农村老太太很BH的对木头说:你俩要是能永远在一起多好。

…………

我想对那些理解并能够容纳自己儿子是同性恋的母亲致敬,希望她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有一天,也包括我们的母亲。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