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用于防艾等方面的“全球基金”据查在一些国家被大量贪污

发布时间:2011-02-11 来源: 点击:27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一笔得到明星支持的217亿美元发展基金,本是为了避开联合国的官僚主义而设立的替代品,但是美联社获悉,该基金中某些项目款的多达三分之二被贪污。

  大部分资金通过伪造证件或虚假记账转移,而且数量巨大,抗击艾滋、结核与疟疾全球基金的调查员说。捐赠的处方药更是被转移到黑市上出售。

  揭露这一腐败案件的是该基金重组后的总稽查办公室,但它并不能提供全部账目,因为它只检查了自2002年该基金成立后所花费的100亿美元,而这只是所有金额的一小部分,其结果已令人震惊。

  调查人员告知该基金董事会,用于毛里塔尼亚一个抗艾项目的67%的资金已被挪用。 而在马里的抗肺结核与疟疾项目和在吉布提的项目资金中,被挪用的比例分别为36%和30%。

  在赞比亚,该基金发现350万美元的无记录花费,一名会计师盗取了104,130美元。因该国的卫生部在救济金上的管理无能,该基金决定改由联合国负责,基金会正努力收回赞比亚卫生部的700万美金的“非正当且不合法的花费”。

  在一些国家发生贪污事件后,该基金正在收回或暂停各项补助金,并要求受助人返回数以百万美元的被挪用资金。

  “基金作为受害人,反而受到过分的谴责” ,基金发言人 Jon Liden 说基金发言人 Jon Liden 说。 “我们认为,我们的腐败问题,与其他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并无规模或性质上的不同。”

  迄今为止,美国,欧盟以及其他的重要捐赠者已承诺捐赠217亿美元给该基金。捐赠者都是努力抗击三种疾病的重要金融家。 世界经济论坛将要在瑞士的山间村庄达沃斯举行,该基金已成为该论坛核心力量的宠儿。

  在达沃斯的边境,摇滚巨星Bono推出了一款新的命名为“红”的全球品牌,同时他也是全球基金大部分利润的捐赠者。 其他主要支持者还包括前联合公秘书长安南,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萨科齐以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其中比尔盖茨夫妇基金会每年捐赠1.5亿美元之多。

  该基金的督察长John Parsons说,捐助者不用担心,我们会对腐败现象严肃处理。 “无论谁把基金交在这里,都可以把它看做是一种相对优势”。

  但是一些捐款人却为调查结果感到愤怒。 该基金的第11大捐款者瑞典表示,在基金没有解决腐败问题之前,8500万美元的年捐款将被吊销。 代表团曾与基金官员上周在斯德哥尔摩举行会谈。

  瑞典外交部发言人Peter Larsson在一份声明中说,他的国家十分顾虑像马里和毛里塔尼亚这样 “违规行为和腐败现象盛行的”的国家。

  “对于瑞典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全球基金通过风险管理和打击腐败最终确保资金确实能够改善当地健康状况,”他说。

  美国国会的调查机构也发表了报告批评该基金,称其在自我管理上能力欠缺,以及过度依赖以获得资助人作为自我衡量标准。

  基金官员指责资助对象在腐败面前缺乏财政控制。其中大多为非洲国家卫生部,他们的预算大多来源于该基金。 以及没有资源来处理普遍存在的腐败现象的国家或国际组织。 该基金共在150个国家有资助项目。

  经由帕森斯的工作队揭露的腐败案件有:

  -上月,在该基金调查部门发现马里400万美金的资金被挪用后停止了对其2260万美金的援助。 马里结核和疟疾的补助资金的一半花费在了所谓的“培训活动”上面,而且每日津贴费,住宿费和差旅费报销的收据上的签名均为伪造。 基金说马里已经逮捕了15名涉嫌诈骗的嫌疑人,其卫生部长在审计结果公开两天前宣布辞职并未公布任何解释。

  -毛里塔尼亚“欺诈盛行”,调查人员说,基于410万美元——占该项抗艾滋补助的67%——因伪造文书而败露以及一些其他欺诈行为。 同样,用于抗肺结核和疟疾的3500万美元的补助金的67%因伪造发票和其他的一些付款请求被中饱私囊。

  -调查人员复查了吉布提2000万美金的补助金其中的五分之四的去向,发现被调查的款项中的30%没有记录,被挪用或不明去处。 被挪用的530万美金中的五分之三花在了汽车,摩托车等其他没有收据的物品的购买上。 近75万美金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转到其他账户。

  -调查报告指出,由全球基金免费捐赠的每年数以千万美元送往非洲的抗疟疾药物被盗窃,并被转卖到商业市场。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负责管理该基金超过一半以上的开支,但联合国官员却不愿意将内部审计结果公布给基金调查人员。 Parsons说超过14个国家的调查项目阻止了他的介入,其中大多是一些最易出现腐败的国家。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言人Stephane Dujarric在星期天说,计划书的项目政策不允许其介入全球基金的内部审计报告。但是计划书已经重新评估这项政策。

  “作为一贯的做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确把主要的设计结果和建议通知给全球基金,这些结果都是通过对发展计划署管理的全球基金的资金进行的内部审计得出的。

  全球基金的设立本就是基于对联合国长期的官僚主义的抱怨,而且是一个能迅速把资金发送到健康项目的严格监控的财政机构。 该基金声明,在过去的八年中,其已经拯救了650万人,对艾滋病的治疗挽救了300万人,对结核病的治疗挽救了770万人,发放了1亿6千万顶用于预防疟疾的蚊帐。

  人们应该关注那些成就,Homi Kharas说。Homi Kharas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前世界银行负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

  “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指引,强力的调查,以及某种责任,根除腐败将无从谈起,” 他说。 “但是如果仅仅是为此而不再提供捐献,我相信,数以百万计的与腐败无关的人民将会面对恐怖的罹难。”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