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世同性恋大游行

发布时间:2010-08-22 来源:青岛新闻网 点击:41 评论:( 0 ) 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来到苏黎世后,一直感觉这座城市出奇地儒雅。在MSN上和国内朋友聊天时,我跟他们说,作为瑞士曾经的首都,苏黎世实在是一个宁静而平和的城市,它就像欧洲皇室的名门闺秀,气质优雅,秩序井然,难怪一百年前爱因斯坦从苏黎世工业大学毕业后,宁可在专利局当工程师,也不愿意离开这里去其他城市当大学教授。

       可是半个月后的一场Street Parade,让我见识到了苏黎世疯狂的一面,彻底颠覆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

       1990年,嬉皮士库勒斯参加了欧洲臭名昭著的柏林街头狂欢节,决意把柏林模式克隆到瑞士。1991年,第一届苏黎世街头狂欢节于8月11日举行,规模很小,只有2000人参加。第二年库勒斯打出的口号是“为‘爱、自由、和平、慷慨以及宽容’而奔走”,非常符合当时青年一代的心声,聚拢的人数超过了一万。但是组织者在线路选择上出现了失误,他们走的是苏黎世最富裕的Bahnhof Strasse大道,结果狂欢游行结束当晚,住在富裕大道上的富豪们立即向市政当局抗议,内容包括嘈杂的音乐声、满地垃圾和草地里随处可见的大小便。

街游活动沉寂了两年。1994年之后,路线改为沿着苏黎世湖兜圈子,最重要的是,狂欢活动的组织者每年都请来欧洲知名的DJ播放前卫流行音乐,不仅让拘谨害羞的瑞士人精心打扮后走上街头,更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大批年轻开放的男女青年。很多在欧洲留学的亚洲、美洲学生也不远千里赶来,只为亲身体验难得一见的“释放”浪潮。很快,苏黎世的Street Parade就成为欧洲排名第二的狂欢节。2005年,由于柏林街头狂欢节中有新纳粹分子不断滋事生衅,街游活动被德国政府永久取缔,从此,苏黎世狂欢节就成为引领欧洲另类风尚的No.1。

       今年的街游共有一百万世界各地的青年参加,不少人几天前就带着“欧盟”护照来到苏黎世。8月正是欧洲各大学漫长的暑假,热衷寻找刺激的年轻学生一边打工,一边旅游,耐心地等待街游的开始。8月13日中午,仿佛一声神秘的召唤,往日寂静的苏黎世突然涌现出一支百万大军,可怕的还不是人数的众多,而是奇形怪状的打扮,有的装扮成仙子,有的扮成恶魔,有的扮成印第安人,有的扮成非洲人,男人只穿内裤,女孩穿比基尼,平时性感的镂空小背心和低腰牛仔裤在这天要算保守打扮。

       下午3点,街游从Central车站前面的Utoquai出发,几十辆巨型卡车开路,车厢里有一个搭建好的舞台,酷酷的DJ忙着在打碟机上搓碟片,每辆车上都码放着十多个巨型音箱,音乐震耳欲聋。

  第一辆车上是著名的新西兰饶舌乐队A star flout,他们在演唱成名曲Fly Away。第二辆车是一个意大利打击乐队组合,很多人跟随他们一起前进。车上的音响师调好麦克风,主唱开始调动围观的人群,开头照例是用英语祷告,等人群低下头在胸前划十字时,他突然大吼:“噢……快乐的一天!”剃着光头的主唱像在喷泻积蓄了一年的底气,边唱边把看中的漂亮女孩拉上车。因为唱的都是流行歌曲,他也会把话筒递到女孩唇边,于是,时而是高亢的男声歇斯底里,时而是沙哑的女声如泣如诉。在年轻人激情的感召下,街道两边的店铺也把各自的大音箱摆到门外——苏黎世每年只有这一天才是疯狂的。

很快,一小时的电子音乐High过去了,人群开始进入“自我展示”时段,这也是整个Street Parade的高潮。如果说街游刚开始时看到的那些打扮是一种惊艳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叫人目瞪口呆了。

       最先“展示”自己的是两个同性恋男人,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忘情地接吻抚摸,然后互相脱掉衣服,一直脱到各剩一条内裤为止,就这样赤条条地背着背包昂首前进。卡车上的一对女同性恋更具煽动性,她们不停地彼此挑逗,摇摆着柔细的腰肢呻吟不止。另一对稍胖些的女孩以钢架做战场,大跳钢管舞,两人臀贴臀,胸贴胸,20厘米的细长高跟鞋不停地向车下晃动,猩红的唇,柔软的腰,妩媚的脸,别有一种媚人的诱惑。

       世界真是变化快,1910年以前欧洲许多国家的法律还规定同性恋违法,一经查实即被投进监狱,还不到一百年,同性恋已堂而皇之地走上街头。我正拍照拍得兴奋,一个长着亚麻色头发的女孩一路趔趄挡在镜头前,我躲到哪边她追到哪边,在镜头前做着各种性感的姿势,时而努嘴飞吻,时而抚摸乳房。我不知道她来自哪个国家,但可以肯定她是纯正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人,亚麻色头发是这个半岛的女人区别于世界上其他种族的唯一特征。

       狂欢在继续。我绕过女孩,跑到街道另一边,阳伞下一个中年秃头男人正给女友做头发,转眼功夫,漂亮女孩一头长长的金发就变成了鸡窝头。这些临时抱佛脚的人,都是恰巧赶上街游的外地游客。欧洲人很少能禁得住外来刺激,他们能被街头一对情侣的热吻感动得热泪盈眶,能为一只遗弃的猫咪把邻居告上法庭,当然就能被苏黎世的疯狂旋涡席卷进来。还有一些临时加入的女游客来不及更换和改变形象,干脆脱掉外衣,大摇大摆地裸着胸脯跟随队伍前行。还有的直接跑进路边小店买一瓶多彩喷发胶,在赤裸的身体上一通狂喷,不等晾干,湿漉漉地挤到队伍里,把别人也染得花花绿绿。让我奇怪的是,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事情都深感兴趣的美国游客却没有投身到街游中,他们举着DV或DC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专门找那些裸男裸女合影。事后,苏黎世的朋友告诉我,不是美国人太斯文,而是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别说这样的Street Parade,什么花样的街游和狂欢美国人没搞过?

       两个小时后,只剩下一辆卡车的音响播放爵士乐,人群也都围在那里起哄呐喊。我挤过去,一对金童玉女在车上跳舞,男孩子裹着一条白色布单,每扭动一下就露出臀部。女孩只有十六七岁,在男伴怀里纠缠,一头浅黄色长发垂在腰际,随着她下腰动作越来越大,长长的头发一直拖到车厢板上。音乐逐渐加强,节奏越来越快,围观的人群喝彩声、口哨声不绝于耳。突然,女孩一把撕掉遮胸的黑色小bra扔到人群里,声嘶力竭地大叫一声躺倒,音乐就在这时戛然而止。台下抢到女孩bra的是个络腮胡子男人,把bra放在唇边激动地吻个不停,然后高举这一难得的纪念品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我终于看到几个亚裔面孔出现了,不过都是女生,穿着也相对保守。先有一个打着红色折扇的日本女生同一群男人挤在车上谈笑风生,一袭白色长裙,胸前吊着红色挂饰。还有一个说不清是东南亚人还是韩国人,头上、肩上戴了烂漫的羽毛,把自己打扮成一只雄鸡。她的身边是一对俄罗斯的双胞胎姐妹,穿着性感的黑皮内衣,身高都在一米八零左右,鹤立鸡群一样展示着自己修长的美腿,引来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那几个美国人忙不迭地又拍又摄,不时喊着:“Pretty,Pretty!”




姓名:

内容:

    0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时还没有评论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Copyright © 2021 Gsboy.Top All rights reserved